新闻

返回
马立安:祝福“深圳之母”,魅力无限城中村
2017.07.28

 

深圳城市研究院的高级研究员李津逵老师有一个著名的断言:“没有城中村,就没有深圳市。”把城中村拔高到“深圳之母”的地位,可能有许多只认高大上,不看草根的人不会认同他的话。因为这可能会拉低他们心目中的深圳作为“国际大都市”的地位。这里,我愿意从一个美国人的角度证实李津逵老师所言不虚。事实上,中国发生的一切从第二次鸦片战争开始,就一直吸引美国的注意,而且每一代都有新热点。对我这一代人来说是冷战中中国的暧昧与游离。对于现在美国的新生代来说是中国的经济奇迹。而“城中村”就是他们极为好奇,发誓探索的秘境。因为在这里才让他们真正了解了深圳,弄懂中国正在发生的是什么

我举两个亲身参与的例子:首先是最近发生的,上周六我带着一批美国的高中生先参观了华强北。他们中的很多人在美国就听说过深圳的华强北是“创客的天堂”。但是看过之后,他们的问题就更多了。概括起来说就是他们无法理解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了深圳在极短的时间内,变成一个全球重要的IT中心?让全球最有创意力的人才、加工条件、物料等元素都集中在深圳?

为了让他们理解为何深圳能有如此神奇的创造力,显然光看深圳高大上的一面是不够的。想了解这种经济传奇背后的故事,就无法忽视深圳的多元与混杂的城市生态。所以我带他们去了特区内最大的城中村:白石洲。我相信这里的空间与社会的观感——原住民聚落的空间变迁,草根创业和移民文化造就的梦想与现实的交织——能够直观的告诉这些初次来中国和深圳的美国高中生,深圳奇迹背后就是这些人怎么一路走过来创造的历史。


游历的路线从深南大道白石洲地铁站A出口开始,这里是我市交通最重要的焦点之一,这里有地铁、巴士、汽车、长途巴士、单车等交通方式形成的交点。有趣的是这种交通的多样化很能代表白石洲的创新优势:来去很方便,离高新技术开发区很近,也离全球IT中心华强北很近,当然也离自己远方的家乡不远,因为老乡和朋友都可以住在一起。然后,我们在塘头广场探索了历史的布局。这里有历朝历代的古井和五十年代计划经济时期的格局一致的瓦房,还有改革开放时期最有典型的建筑物之一,那就是各色各样的握手楼。再然后,我们去了解白石洲文化广场、沙河工业区、肉菜街等市景。

别小看白石洲,能够像这里呈现出的多样化的社区在特区内已经少有了。它直观的展现了深圳古代、新中国、改革开放三个时代的历史,这里也是握手302进行参与性的艺术的大背景。最重要的是它提供了从中国各地来深圳的移民落脚之地,这里也是很多小老板第一个付得起成本的投资之地,包括我自己的学术研究的基地和“握手302”的公共艺术的创作平台。这种多样化就是孵化创业社会的潜力。美国中学生懂得“如果进行创造,就需要付出失败的代价”。这在他们的生活中是常识,只是他们不相信在深圳那些高大上的地方会有人包容和接受失败。因此白石洲之旅让来自大洋彼岸的美国高中生明白了他们苦苦思索而得不到的答案:为何山寨的名誉不再是羞辱而是这个城市的骄傲的动力源?因为城中村让普通人能够承担失败的成本,这对万众创业来说是最佳的土壤

这个例子也让我们反省“山寨”的启发。“山寨”这个词最早是不是在深圳诞生的,已经无法考证了,但是我们都知道华强北曾经被视为全中国最大的电子产品“山寨货”的集散地。而后,“寨都”的绰号就被赠送给了深圳,以对比“魔都”的上海和“帝都”的北京。但是这个带有“贬损性”的称谓非但没有让深圳的IT业自毁长城,反而更激发了万众创业的雄心,在短短的数年内,深圳一跃变成了全球IT重要中心,使得世界叹为观止,甚至有人说深圳是“硬件的硅谷”。这个故事可能许多中国人仍会不以为然,但是对喜爱探索未知和想象力发达的美国高中生来说,这件事让深圳更显得是一座非凡而富有有魅力的城市,因为,他们来中国不光想看长城、故宫和秦始皇兵马俑。那都是中国的过去。他们也想看中国的未来。到底在新技术的领域里,同他们竞争与合作的对手或同道们是怎样生存的。

第二个例子是几年前,我带着耶鲁大学男声合唱团去龙华的大浪街道以歌会友。我的小侄子是其中的成员。当他们得知在深圳有一个年轻的工人组成的男声合唱团,就莫名的兴奋,坚持一定要在这个城中村里和工人歌手同台演唱。为此,他们把学校传统的演出服,燕尾式的西装收了起来,而只穿体恤上场以示平等。但在艺术上,他们并不迁就,而是拿出音乐会上的曲目。他们一丝不苟地演唱了美国民谣和另外一些技巧很高的合唱曲,而大浪的青工合唱团也用他们看家的四川和西北的民歌和高难度的合唱对答。这场合唱的擂台激情四射,听过的人久久难忘。一位前一天在深圳市的艺术殿堂里听过耶鲁男声合唱团中规中矩演唱的观众,在看完这场比赛之后,喘着气说:“不敢相信!真不敢相信!”,重复了两遍“不相信”。他不敢相信的是这样的“纯艺术事件”似乎只能发生在高大上的音乐厅里。这件事对于像我侄子这样的美国青年精英们来说是意义非常的。他们需要时间消化中国的青年工人的天赋,创造力和艺术的激情展示出来的内在冲击。在城中村,他们不仅体会到文化与气质的不同,也能感受到不同之中的相互欣赏与信任的温度

如果说第一个例子让我们了解,城中村是怎样让“山寨”的嘲笑引发无数咸鱼翻身机会的话,那第二个例子就是纯正的“原创”一样可以在城中村诞生。非比较一下的话我们可以说,大浪青工们的演唱堪与历史悠久的耶鲁男声合唱团媲美,用当下的流行语来说:想不到城中村的原创,“逼格”也很高嘛!

到今天,我已经写了44 期“堂主感言”了,该说的基本都说了。最后祝朋友们开心快乐每一天,继续关注虔贞女校艺展馆和我们“握手302”。我是马立安,一个在深圳住了二十年的美国人,我爱深圳,尤为深爱深圳的城中村。

 作者:马立安

(美国学者/人类学博士/虔贞女校艺展馆驻馆艺术家)

 

本文来源 | © 虔贞女校艺展馆

封面图片 | © 都市实践

| 相关阅读 |

 

深双进村,城市共生——2017 UABB第一次新闻发布会召开

城市共生:差异、杂糅和抵抗 | 2017深双主题阐释

回顾 | 嗨翻全场!城中村的居民们才是真正的故事大王!

村角亭 | 邓春儒&王亭:我们不会用外来者的方式对待故乡

闲逛,喝凉茶,跳广场舞……这群艺术家来到南头古城究竟做了什么?

 

更多详细信息,

请关注“深港双城双年展”微信公众号UABB-SZ: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