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返回
万花筒 | 谁来定义城中村?
2017.09.28

如果你没有在城中村住过,关于城市的印象可能是高楼与汽车。

而城中村,不仅意味着脏乱差,也意味着一种早晚要被拆除的命运。

只有真正住进城中村后才会发现,对于任何事物的评价,在没有发生交集和交谈的情况下,都是偏见。

真正的城中村,你真的了解吗?

真实的城市是怎样的,你真的知道吗?


Fish,自诩一条喜欢行走在大街小巷、爱聊八卦的鱼。作为本届深双摄影团队一员,深入城中村,探寻城中村里最真实的生活。

  

✎ 摄影师手记

“三六九等”的大城市 

提到城市生活,你的脑海会出现什么样的词汇:

大马路,高楼大厦,购物中心?

白领,朝九晚五的生活?

咖啡,美酒,小汽车,宽敞的三室一厅?

……

 

这是大部分人对城市的想象,但它可能仅仅只是城市的一个截面。一个城市的尺度,应该是丰富且多元的。在现代社会里,“三六九等”与收入直接挂钩,职业不分贵贱,但每种职业的收入将直接影响到你能在这座城市的哪里生活扎根。

根据统计,截至2016年末,深圳常住人口总数为一千一百九十万人,流动人口将近两千万。在这庞大的人口基数下,高收入人群仍然属于少数,大量的基层行业从业者都会选择在城中村内落脚。深圳有241个城中村,有将近520万人住在城中村内。如果把城中村拆掉,这520万人将要去往哪里呢?

城市的规划不应该只是一栋栋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它并不是为生活在这座城市的大部分人而建造的。每一个决定在城市生活的人,都在为一件相同的事情而努力:For a Better Life (为了更好的生活),或者说体面而有尊严的生活。

不管是初来乍到的毕业生;不辞辛苦讨生活的农民工;为了一家幸福奋斗,安生立命的小职员;还是有自己的小情怀,开一家独立小店的文艺青年,都是城市中不可或缺的一员,三六九等的我们都值得被尊重。

城中村的孩子与猫
父亲与孩子

 

城中村的“社区美学”

如果没有提及“纽约”和“一间储藏冻煤和木材的地窖”,你可能会觉得这是在描述我们身边的城中村。实际上,这是作家E·B·怀特笔下20世纪40年代的纽约城,一个由“无数小型社区”所组成的城市。每个社区都是以“人”的尺度来建造的。

这不就是城中村吗?

城中村被人说得最多的是“脏乱差”,但“脏乱差”并非不能改变。合理利用政府的公共管理资源,相信城中村的环境就能得到改善。本质上城中村也是城市的小型社区,我喜欢住在里面,因为里面有各种各样的人情味:总有一家符合你口味的餐厅;有为你补鞋的大叔;为你修改衣服尺寸的阿姨;以及随时准备为你搬家和通下水道的大叔;和大半夜还在城中村里服务的摩的师傅。相处久了,在你来我往之间,大家慢慢的也就多出了好几分的情谊,谁说城市就没有人情味?!

 
城中村里的家庭晚餐
补鞋大叔

裁缝铺的阿姨


“人情味”最大的特点是什么?就是可亲近啊。“近”到就在眼前:看得到、听得到、闻得到、摸得到,十分容易就能接触得到。唯有足够“近”,才会发酵出人情味。如果你的大部分时间,都是被圈养在摩天大楼和封闭式的小区里,去哪里都依赖车和地铁,和你有交谈社交永远是同一批人,尽管城市很大,但你看到的风景却很有限。

城市不是高楼大厦,城市是一个人与人之间产生交集的地方,有了交集才有了各种各样的可能性,所以城市的本质是人与人的互动,在这一点上,城中村更接近城市的本质,或者至少可以说城中村是城市真实样子的一部分。

* 本文摄影图片由Fish提供  


关于2017深双

2017 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深圳)主题为“城市共生(Cities, Grow in Difference)”,由策展人、评论家侯瀚如,URBANUS都市实践创建合伙人、建筑师刘晓都孟岩(按姓氏拼音排序)共同策展,计划于2017年12月15日在主展场深圳南头古城开幕,同时还将有罗湖、盐田、光明、龙华等城中村实现分展场与主展场形成多区联动与互补。

 
 

| 相关阅读 | 

深双进村,城市共生——2017 UABB第一次新闻发布会召开

城市共生:差异、杂糅和抵抗 | 2017深双主题阐释

万花筒 | 南头起“艺”,城中村才是我们的游乐场

万花筒 | 黑白镜头下的南头温度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