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唯一“城市\建筑”双年展
THE ONE AND ONLY BIENNALE
OF URBANISM\ARCHITECTURE IN THE WORLD
返回

2019 UABB首场推广会回顾 | 深双@米兰:走向未来城市

2019.06.21

2019年5月26日,值2019米兰建筑周之际,深港城市 \ 建筑双城双年展(深圳)(以下简称为“深双”)首场海外推广会“深双@米兰 | 走向未来城市”在米兰三年展中心举办。本次活动也标志着与深双有关的几场对谈,已在深圳和世界各地正式拉开序幕。深双两个板块的部分策展人参与了这场会谈,其中包括“城市升维”板块的孟建民(以视频方式参与)、法比奥·卡瓦卢奇(Fabio Cavallucci)、玛瑙(Manuela Lietti),以及“城市之眼”板块的卡洛·拉蒂(Carlo Ratti,以视频方式参与)、贝丹尼(Daniele Belleri)、爱兜 (Edoardo Bruno)、德博(Adalberto Del Bo)。同时参与的还有“城市升维”团队邀请的两位特别嘉宾: 意大利知名作家图里奥·阿沃莱多(Tullio Avoledo)和斯坦法诺·博埃里建筑事务所(Stefano Boeri Architetti)特别项目经理安娜丝塔西亚 · 库克罗瓦(Anastasia Kucherova)。


   

* 深双@米兰对话全纪录视频,请在Wi-Fi环境下观看


这场对谈由本届深双执行策展人玛瑙(Manuela Lietti)主持,主要围绕两点展开介绍,第一点是深双的观念背景第二点是本届展览主题“城市交互”,即未来城市创新和新科技之间的关系,也可以视作全球范围内我们这个时代的精神。在充分介绍了深圳的社会、经济和文化背景后,玛瑙向意大利观众介绍了深双的特点和作用:“由于深双的游牧性,每一届都在不同的地点举办,其目标一直是立于此地、帮助此地、借由此地促成发展。就像针灸一样,治疗、加强、实践和突出某一地区的特色。通过这种方式,深双也有助于创造出一种历史分层,在这个相对年轻的城市里,经过年复一年的实践,成长为一个社会联结体。”

 

像世界上大多数双年展那样,深双一直希望保持学术性、热衷于研究,同时也考虑到公众参与性、流行性,并尽量覆盖更广的受众。玛瑙特别强调了本届深双对所有学科的开放态度。意识到传统建筑双年展的形式“危机”,今年的这一届决定对不同的语言开放,通过其他手段而不仅仅是建筑本身来探讨建筑实践。即将举办的这届双年展,将会充分体现建筑、当代艺术、哲学、社会学、电影、文学等方面的交融。这届主题被命名为“城市交互”(Urban Interactions)绝非偶然。


卡洛·拉蒂谈“城市之眼”板块特色


总策展人卡洛·拉蒂(Carlo Ratti)以视频的方式参与对话,指出今年深双的一些特别亮点, 以及“城市之眼”板块中的特色。卡洛·拉蒂说道,令人兴奋的主要有两点:第一是得以在深圳这个地方探讨新科技在城市空间中的角色;第二是“我们选择的话题其实又回到了离我们内心很近的某些东西:雅各布斯的作品和‘街道之眼’的观点。这个观点认为街道和市民之眼可以让城市更安全,更美好。”卡洛·拉蒂也提出,事情正在发生变化,我们今天要面对的已不再只是“街道之眼”,而是“城市之眼”,因为城市本身已具备“看”的能力。这样便可以在建筑和互动空间中开辟出许多新的维度,但同时也带来了大量的问题,并由此引发了一些批判性的争论。最后,他呼吁大家关注于5月底结束的公开征集活动,希望通过这种集思广益的方式,为深圳带来最好的展览方案。


孟建民谈“城市升维”板块的叠合性和未来性

采访及视频制作:有方


在视频的另一端,总策展人孟建民介绍了他在“城市升维”板块中提出的两个关键词——叠合性和未来性。前者是二元要素的碰撞与叠加,后者指科技发展对未来城市与建筑的影响。孟建民同时表达了他对“城市升维”这一板块主题的理解,认为“升维”是一个形容词,我们谈到的城市升维是一种比喻,实际上是指城市发展过程中一种质的、颠覆性的变化。

 

在谈到主展场福田高铁站的特别意义时,孟建民认为在深港双城联动方面,这一届是历年来“最便捷的一次”,也可能是“唯一的一次”选址在高铁站,因此策展团队对展览抱有很高的期望。除了便捷性,高铁站在空间上也极具特点。它是一个已经建成的车站,但是仍有一部分未被利用的空间,这个空间就有被激活和再造的目的。而这个像毛坯房一样的空间和建成的公共区域对比起来,体验感和差异性非常大,也为布展创造了有意思的条件。孟建民相信,福田站这个城市心脏地带,可以为两城的观众提供更便利的交通,从而为展览带来更多的参观人流。


贝尼尔改.jpg

2019 UABB执行策展人贝丹尼谈物联网的诞生及影响


执行策展人贝丹尼(Daniele Belleri)介绍了物联网诞生的背景及其影响。过去几十年间,物理空间和数字空间的相遇,意味着数字维度渗透到城市环境当中,成为城市和社会变革的主要驱动力。本次双年展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机会来反思这一现象,而深圳也许是世界上最合适讨论这个话题的地方。贝丹尼认为,从某些人的视角来看,此前很难将中国视为一个创新中心,因为有一些人经常错误地把中国看作复制和山寨的摇篮;实际上,中国、尤其是深圳,一直在推动一场重大的变革,其低端的电子产业模式,正逐渐被那些不仅影响甚至引领着全球未来趋势的大型产业所取代。

 

“交互”也许有望使公民发挥更积极的作用。然而,新技术所暗含的参与性,是否真的允许城市和公民以一种自下而上的方式去发展?贝丹尼回应了主持人提出的这一核心问题,认为在西方国家,过去四、五年间的质疑主要源于过多的批评和希望的缺失。目前我们面对的挑战之一,是过去提出的方案已经不足以面对更复杂的政治和经济环境。在本次双年展中,贝丹尼希望能找回互联网诞生时的精神,回到最初的分享感与归属感,这恰恰是一种自下而上的精神。贝丹尼也提到,他们不会忽略这样做的困难和风险。


改.jpg

2019 UABB总策展人之一法比奥·卡瓦卢奇

阐释自下而上的展览策略

© Triennale Milano - foto Gianluca Di Ioia


总策展人法比奥·卡瓦卢奇(Fabio Cavallucci)结合自己的实践,从两个层面对这种自下而上的策略进行了阐释。自下而上一方面是卡瓦卢奇对待当代艺术和展览的整体方法,另一方面,也体现了人们处理自身与科技之间关系的方式。在他看来,如今已不是历史上的前卫运动那个时代,几个立体主义画家的一次地下对话就可能影响整个当代艺术的格局。我们今天处于社交网络的时代,新技术的概念也要从这里展开,因此文化也有必要和义务以流行的方式来面对问题。即便不情愿,这样的情况也时有发生:艺术家的命运不再由报纸上的文章决定,而是根据他/她在Facebook或Instagram上获得的点赞数量来决定。他认为这并不意味着被动,而是意味着要去处理这个方面的问题,要与公众对话。

 

在论及人类和新技术的关系时,卡瓦卢奇借用伊塔洛·斯维沃( Italo Svevo)的小说《芝诺的意识》(La Coscienza di Zeno)提醒人们,设备和焦虑都是人为制造的,但与此同时它们塑造了人们的生活方式。他接着介绍了马歇尔·麦克卢汉( Marshall McLuhan)的作品。麦克卢汉深入地书写了活字印刷系统如何改变了人们的观看方式,并使人类更关注视觉感受。基于此,卡瓦卢奇进一步提出,与过去书籍用手书写、经口头传达的年代很不同,如今新技术将最终影响我们改变世界的方式,而且一些次要因素也可能改变事物发展的进程。例如,电子邮件、短信、WhatsApp、微信,使得快速而简洁的书面交流比口头交流更盛行。他意识到,人工智能是人类历史上面临的第一次巨大风险,它会替我们做决定。因此,人们应该思考自身与人工智能的关系到底是什么,当它占据上风,变得疯狂,人类是否依然有能力阻止它。


DSC_0066官网.jpg

意大利作家图利奥·阿沃莱多

谈科幻小说在建筑和新技术领域的角色


意大利作家图利奥·阿沃莱多(Tullio Avoledo)分享了他如何看待科幻小说在建筑和新技术领域的角色。阿沃莱多认为,在文学史上,没有任何一个类型比科幻小说与建筑的联系更为紧密。他并不对这个业已被科幻预言过甚至批判过的世界感到惊讶。相反,他认为科幻世界是一个实验室,任何对建筑师来说新鲜的事物,都已经被生活在前人工智能时代的作家测试过、模拟过了。科幻小说诞生于美国,上个世纪80年代以前,几乎所有与城市相关的书籍都存在共同特征——对城市的恐惧。随着观念的改变,在20世纪80年代以后的科幻作品中,城市开始被描绘成太空船的形状,它们注定要进行星际旅行,需要历经长达数个世纪的时间,就像电影《星际穿越》中那样。也是在那时,科幻开始处理一件甚至被建筑师和城市规划者忽略的事情——调查城市的真实淋巴,也就是人类。

 

阿沃莱多介绍了他自己的生活经验和写作项目,来说明人工智能的重要性。他认为,人工智能唯一的问题在于,机器无法自行编程。他以科幻小说《成为机器》(To be a machine)和电影《2001太空漫游》(2001 Space Odyssey)为例进行了解释,机器并不会发疯,它们只是被“错误编程”,又不得不执行任务。


女特.png

斯坦法诺·博埃里建筑事务所特别项目经理

安娜丝塔西亚 · 库克罗瓦

谈她对未来全球空间和可持续性的看法


安娜丝塔西亚· 库克罗瓦(Anastasia Kucherova)介绍了斯坦法诺·博埃里建筑事务所(Stefano Boeri Architetti)的工作方式、研究项目,以及她对未来全球空间和可持续性的看法。该事务所将人类置于研究和项目的中心,也关心其他生物种类。库克罗瓦认为,都市主义总体来说是一个未来主义学科,它应该富有远见,提前思考未来10年、20年、30年。但是,现在由于气候变化等因素,都市主义得不得提前100年。她所在的工作室几年前与同济大学合作,作出了上海这座城市在未来100年内因气候变化而被海水淹没的假设,并提出了替代性方案,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科学家和建筑师,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库克罗瓦以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的星链(Starlink)为例,证明物联网和一个能够进行能量收集、共享和分配的全球网络已不再是乌托邦的想法。这个星链就是要保证在地球和火星上都能实现全球互联网络的覆盖,这是迈向未来的重要一步,那时知识无处不在,每个人都可以获得,世界通过一个单一的网络联接起来。


DSC_0059官网.jpg

2019 UABB执行策展人爱兜重提“五通一平”概念


执行策展人爱兜(Edoardo Bruno)就技术如何创造城市遗产,从而创造一种新的可持续性模式分享了他的见解。他首先重提了“五通一平”的概念。所谓的“五通一平”产生于深圳,是在邓小平的政策驱动下,整个深圳和湾区城市扩张的结果。它试图以非常务实的方式将街道与水、电设施连接起来,从而推动城市发展。爱兜认为,人与环境的相互作用在中国比在西方更重要;中国人的遗产意味着从头开始,首先要与当地背景相联系,然后才与世界其它地方相联系。像深圳这样的城市,在中国全景下是一座具有前瞻性的城市。在这个意义上,技术不是一个可以改变城市体验的事物,而是城市的遗产,甚至是它的传统。

 

爱兜指出,深双一直被视为重新规划城市空间的替代性方案,它总是反映一些在其他国家并不常见的显著问题,例如民族认同、深港边界、工业空间的再利用(即便工业化阶段从未真正远离),还有关于科技的最新话题。这意味着采用新的方式来观察城市,并试图与过去几十年中被撕裂的东西和解。对于中国当局而言,重新给予人们讨论的机会十分重要。因此,即使一个城市的遗产无法被规划或重新发明,得益于深双这样的文化活动,它必然可以在公共讨论中被定位。


德博改.jpg

2019 UABB湾区学院院长德博

发表对于公共教育问题看法


德博(Adalberto Del Bo)就公众教育问题发表看法。他说,与深双学堂(UABB School)的合作,始于拓展研究的必要性,这也是通常只有在大学里才能做的事情的延伸。他们的工作方式是通过研究塑造新的思想和教育方式。他指出,在理工学院中规划长期的教育活动,是将当天讨论的话题传播到世界的工具,虽然不是正式的,但是务实的。德博表明将在信息与通讯技术(ICT)和传统、文化、身份(TCI)领域开展对话,其核心在于,要以ICT-TCI这种统一的而不是对立的关系来看待与数字世界相关的元素,也就是我们应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避免谈论人文主义与技术的对抗。德博所在的米兰理工学院将与全世界的学校合作举办工作坊,邀请16所学校参与他所提及的活动,其中8所来自中国,另外8所来自世界其他地区。


在公众提问环节,艺术家诺玛·简(Norma Jeane)分享了他的研究经历,强调城市对欧洲的影响,并将深圳与欧洲的城市机理和社会结构进行对比。他指出,这两个世界有着很大的不同:深圳几乎是从零开始;但在欧洲,社会分化极端严重,市中心沦为士绅化(gentrification)过程的受害者,导致在世界上最富有的城市,有成百上千无家可归的人。他也提到了加利福尼亚地区跨文化研究的普遍性,在那个语境中,无需谈论文化与新技术的关系,因为它们本就是紧密相关的。卡瓦卢奇和爱兜分别从跨学科发展和国家、地区差异的角度进行了回应,他们不约而同地谈到了新技术在解决这些问题方面的重要性。


* 本文及视频内容仅代表嘉宾个人观点。


2019 UABB 全球推广会

正于国内外多个城市陆续展开,

敬请关注,欢迎参与!



  2019深双  


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Bi-City Biennale of Urbanism\Architecture, 英文简称:UABB,中文简称:双城双年展)是目前全球唯一一个以城市和城市化作为固定主题的两年一度的展览。双城双年展2005年源于深圳,2007起由深圳与香港这两个边界相连、互动密切的城市协作举办,立足其所在的珠三角地区急剧城市化的地域特点,关注全球普遍存在的城市问题,用当代视觉文化的呈现方式,与社会公众广泛交流互动,具备国际性、先锋性、公益性。



2019 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深圳)


主题:城市交互 | Urban Interactions

主展场:福田高铁站及周边区域

展览时间:2019年 12 月 至 2020年 3 月 

分展场:盐田沙头角保税区、宝安桥头社区、宝安iADC国际艺展中心、龙岗大运软件小镇、龙华观澜古墟、龙华上围艺术村、光明云谷、大鹏所城、前海自贸区


201804041721138988091.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