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唯一“城市\建筑”双年展
THE ONE AND ONLY BIENNALE
OF URBANISM\ARCHITECTURE IN THE WORLD
符号实验室:两个没有孵化的历史胚胎

冯原,史语所 / 中国

Feng Yuan, IHP / China

1927 年,国民政府定都南京之后,启动了〈首都计划〉,该项计划的目标是要将首都建设为“全国城市之模范,并足以比伦欧美名城”。为此国民政府特聘美国建筑师墨菲(H.K.Murphy)和古力治(Ernest P. Goodrich)为顾问,同时,中山陵的设计者吕彦直也参与辅助该项规划。

《首都计划》提出“本诸欧美科学之原则、吾国美术之优点”为原则,要求在宏观规划上借鉴欧美,微观建筑形式要采用“中国固有之形式”。在一系列重要的政府和纪念性建筑中,包括提出兴建中华民族宫,以民族共和为名,纪念民族先烈英雄,彰显民族尊严。

为 达 到 此 目 标, 墨 菲 请 来 了 一 位 意 大 利 建 筑 师 朱 塞 佩·布·萨 乔 尼(Giuseppe Bruno Sacconi)来担当此任。萨乔尼 1893 年生于罗马,其祖父为 1884 年设计罗马祖国祭坛的朱塞佩 - 萨乔尼(Giuseppe Sacconi),此建筑堪称新古典主义建筑风格的代表之作。小萨乔尼不仅继承了祖父的新古典主义方法,他也对东方文化情有独钟,1910 年代曾到过日本,受聘为日本东京设计国会议事堂。对东方建筑的构造样式颇有心得。他认为,如同语言翻译一样,西方新古典主义的法式是可以转译成东方风格的。在这次为南京设计民族宫的任务中,小萨乔尼得以实现他的建筑样式翻译法。其具体的做法是,以他祖父设计的罗马祖国祭坛为原型,用中国皇家宫殿建筑的语言进行置换,进而完成建筑翻译—形成一座中国特征的民族纪念性建筑。

不同于吕彦直设计的中山陵使用的样式重构法,小萨乔尼设计民族宫的翻译法,获得了一个更宏伟庄严的视觉形式感,但由于体量过大,且造价超支,国民政府最终没能实现这个建筑。但是,小萨乔尼的探索对中国建筑师带来了重要的启发,1930 年代乃至新中国阶段,许多重要建筑上都能找到小萨乔尼的方法。他虽然没有机会在中国留下他的作品,不过其影响力却为中国的早期现代贡献了主要的文化逻辑。


冯原,中国著名文化批评家,著名学者,当代资深空间设计师和形象策划人、艺术策展人

史语所,一个跨界的组合,力图在当代艺术的语境中,纳入历史学、符号学和文化研究等多种学科的方法,探讨思想观念与艺术表达的转换关系,为艺术创作注入新的思考方式和活力